2000年,黄渤出演了管虎导演的《上车,走吧》。这个从青岛走出来的才艺青年,从此和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18年后,黄渤做了导演,处女作的名字让人纠结了很长时间,最后觉得还是《一出好戏》最直接,才敲定了这个名字——此时,离电影正式上映只剩下不到四个月的时间。

电影取了这样一个直给的名字,黄渤的逻辑是:名字就是一个名字,片子本身是好的,片名就好;片子不好,叫啥也没用。

这个片名,和它的预告片一样,都很让人摸不着头脑。

当《一出好戏》发布了首款预告片之后,身边看过的朋友都说,这该不会是黄渤的一个策略吧?把观众的期待值尽可能地降低,看完后说不定就会觉得是惊喜。

果不其然,那些看完点映的观众,或多或少都会觉得自己被“忽悠”了——预告透露的信息只是冰山一角,黄渤真正的表达要观众看完电影,甚至是二刷三刷完才能解读出来。

所以,《一出好戏》到底好在哪里?黄渤的用意是,你得去看了才知道。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还有信心做着“酒香不怕巷子深”的事,跟其他“演而优则导”的演员相比,黄渤算是很能沉得住气的。

《泰囧》三人组中,徐峥转型最早,《泰囧》一出手就打破国产电影的票房纪录。早已把清了产业脉搏的他,在当导演的同时还积极扶植新导演,其监制的两部新片《超时空同居》和《我不是药神》叫好又叫座。王宝强也当导演拍了电影《大闹天竺》,近8亿的票房也算在春节“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观众也记得了他从此也有了导演这层身份。

黄渤呢,近些年作为演员并不高产,2015年后接戏的速度明显放缓,平均一年也就一部作品。他的口味变挑了,也更谨慎了。其余的时间,黄渤基本贡献给了综艺。他的双商高,且不油腻,所以在综艺节目里,黄渤总能有不重样的笑料,一直吸揽着新的粉丝。

其实,在看起来有点“不务正业”的日子里,黄渤也在默默积蓄力量。

Clipboard Image.png

从演员裂变成一位导演,黄渤走的并不轻松。据《一出好戏》公开的幕后特辑显示,黄渤以及整个剧组都被虐得特别惨。从选角公布伊始,就有网友猜测,“这不会是《极限挑战》的大电影吧?”连带着张艺兴也饱受演技水平的质疑。

对于选择张艺兴,黄渤的理由是,“张艺兴是最后才定下来的,他所饰演的小兴难度很高,的确让我拿不太准,前期也曾考虑过其他人选。”后来还是舒淇的建议让他下了决心,她说:“年轻演员演得好大多数都是靠天分,不好全部赖导演。”这一句话点醒了黄渤,“张艺兴有天分,又聪明,还努力,有什么不成的呢?”

最终,电影成片呈现出来的效果,让每一个人都很满意。张艺兴的表演非常妥帖,算得上是影片的一大惊喜。而这一切,都离不开黄渤在导戏时的刚柔并济。为了塑造真实的效果,黄渤可以一把脱掉工作人员的靴子往张艺兴脸上糊上鞋底印子;也可以无缝切换回《极限挑战》里小绵羊的哥哥,给张艺兴鼓励和肯定。这是黄渤在拍摄《一出好戏》过程中的常态。他能够不惜一切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又懂得照顾别人的感受。

演戏的这十几年里,黄渤没少在片场内外“偷师学艺”。开启他表演生涯的管虎,成就了他事业的宁浩,黄渤和他们的多次合作,让彼此最终形成了互相成就的关系。从2010年开始构思这个故事,到如今最终完成一共花了8年时间。这期间,黄渤和宁浩、管虎等导演都商量过电影的内容。这些导演朋友们的鼓励和帮助,也是黄渤选择在这个时间节点向前迈一步的重要原因。

Clipboard Image.png

为了准备一个夯实的剧本,黄渤找来张冀(《亲爱的》)、郭俊立(《让子弹飞》)等著名编剧,还有和宁浩合作过的邢爱娜和崔斯韦,包括自己也参与在内,一起打磨剧本。大家集思广益,最终磕出了这样一部信息量极大的电影。

这“一出好戏”中的每个角色都代表了一种社会符号的所指,王宝强饰演的小王是身怀一分巧计便洋洋得意的温饱线之上的老百姓;张艺兴饰演的小兴在磨难中渐渐学会自保而走向自私和极端;于和伟饰演张总自始至终带着精英阶层的人设实际上却腐朽至极。

他们所组成的封闭环境里的小集体,实际上是对真实社会高度提炼下的产物。男性角色之间充斥着一言不合就发动暴力的兽性,这群被“流放”到荒岛上的人,被极端的自然环境打回动物凶猛。

尽管这些角色的某些行为举止会略显夸张,但稍加理解就明白其用意其实是合理的。在他们表演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黄渤作为导演所展现出的掌控演员的分寸感。这种分寸感,既来源于他身为演员的常年积累,又渗透着他天生的悟性和智慧。

谈到成为《一出好戏》导演的缘起,黄渤只是说这是“水到渠成的事”,而且“对导演这个事情,并没有那么大的欲望”,但其实黄渤一直在跟自己较劲。《一出好戏》的剧本成熟之后,黄渤也找过别的导演来拍,但由于各种原因很难实现。黄渤觉得既然这样,那干脆不如自己来拍。

作为一名新导演,黄渤有着自己的野心。他没有把《一出好戏》拍成高度类型化的“一出喜剧”,而是在喜剧的基础上,寻求更多层次的解读空间:“我希望观众能够各取所需,该笑的地方没皱着眉头紧巴巴地去讲,该去想的也有东西让你琢磨。”

Clipboard Image.png

《一出好戏》拍了将近140天,大半时间都在太平洋的小岛上进行实景拍摄。但是据黄渤自己透露,电影中有1400多个特效镜头,大多用得让人看不出痕迹。所以黄渤说,“《一出好戏》有现实意义,却不能说是现实主义电影”,他称之为“离地一米现实主义”。

客观世界的真实是他最大的诉求,这跟他以往出演的大多数电影是相通的。越是像《疯狂的石头》这样的黑色幽默,越需要真实可见的社会环境作为真实感和说服力的基石。客观世界的真实,包含了场景的还原和人物行为的真实。而表演的真实,是黄渤尤其擅长的。

在某档访谈节目中,黄渤曾谈起过自己对表演的一些看法,他认为表演的真实是让观众走入电影最直接的方式。

在《一出好戏》里,角色越是将争夺利益的撕扯、伪善、黑暗的一面细致的表现出来,这种末日题材的荒诞喜剧才反倒越有信服力。他带着新人演员张艺兴走进自己的表演体系中,用体验和感染的方式逼出了一个青年演员不可预知的能量。

两年前的黄渤,在演员的道路上已经收获了口碑和票房,和各种知名导演、一流演员也都合作了一圈。他自己感到已经走到了一个兴趣点匮乏的状态,所以现阶段亟需找到新的突破点。这个突破点的意义,不应该只是一直支撑着他保持兴奋的存在,更应该能让黄渤从演员的视角抽离,从创作者的视角看待电影这门艺术。

Clipboard Image.png

这次当导演是黄渤对自己这十几年演艺生涯的总结,他掌握着行业里上乘的资源,又有着无与伦比的好人缘,加上足够的努力和用心,才成就了这“一出好戏”。

现在,黄渤不仅仅是影帝,他还带着新的身份,回来了。

电影资讯 一出好戏

有用 (1)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