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的桃花运 42集全

主演:
李曼何赛飞翟小兴
导演:
李曼何赛飞
类型:
电视剧 剧情家庭
地区:
内地
年份:
2018
老妈的桃花运 第1集
一直担心女儿嫁不出去的丁香香从天赐婚介所为女儿施如登记后,回家的路上遭遇了一起交通事故,职业的敏感让她将伤者鲁鹤年送往了医院进行救治。当伤者的女儿鲁莉闻讯赶到医院后,一口咬定肇事者是丁香香,被马大宽搭救。两天后,婚介所通知施如去见歪果仁瑞尼,施如却因为临时出差无法赴约,情急之下丁香香决定替女儿掌眼。可是谁又能想到,尽管丁香香三令五申,一再解释她是替女儿来相亲的,瑞尼却毫不迟疑地认定,丁香香就是自己期待中的女人。丁香香想不到,丁香香替女儿施如相亲,却让对方相中了自己。
老妈的桃花运 第2集
生活简朴的马大宽为了讨好丁香香真是煞费苦心,大闸蟹刚上市,他一气给丁香香买了三十多只,在他的生活理念里,他清楚地意识到,过日子要仔细,追女人时要虎气。殊不知马大宽对丁香香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丁香香压根儿也没打算再有新的婚约,更何况马大宽是丁香香已故丈夫的师弟,伦理的约束和辈分的差异俨然构成了二人天然的屏障。只是有些迂腐的马大宽不想把事情捅破,他祈求用事实将生米煮成熟饭后,让丁香香自己提出来,这是最完美的结局。作为丁香香,长时间的独立生活,个性孤僻性格腼腆,再加上身边有一个无偿的帮工,别的男人也很难进入她的视线。在母亲的催促下,施如为了把自己嫁出去,确实卯足了劲进入了相亲峰会。
老妈的桃花运 第3集
酒吧里施如和凌兰正在密谋相亲的策略,突然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对方自称是她母亲的男朋友,施如误以为对方在戏弄自己,一通臭骂后挂了电话。聪明的施如很快意识到那个电话的秘密,回家绕着弯子试图套出母亲藏在心底的真相,并鼓励母亲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丁香香为了彻底阻止瑞尼对自己的追求,约他出来说个清楚,可得到的却是瑞尼更加直率热情的表白。两人谁也无法说服对方,最终不欢而散。面对瑞尼的纠缠,丁香香无计可施,一个外国人为了追求自己居然堵在了自家的门口,传出去丁香香将无法面对自己的孩子,她魂不守舍,坐立不安。
老妈的桃花运 第4集
鲁鹤年终于脱险了,一脸惊诧的指向丁香香大喊救命恩人,鲁军与鲁莉这才知晓错怪了丁香香。几天过去了,瑞尼在丁香香家门口守候的事情在小区里被传得沸沸扬扬。施如也发现了母亲的异常,在女儿的再三追问下,丁香香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施如。女儿不但没有埋怨母亲,反而鼓励她不妨去尝试追求一下自己的幸福,可是固执的丁香香断然拒绝。瑞尼像武警站岗一样,每天守候在丁香香家门口。而丁香香始终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和他保持距离。秋日的北京,狂风肆虐大雨倾盆,一场大雨把在丁香香家门口等候着的瑞尼浇成了落汤鸡,看着被雨浇透的瑞尼,怜悯之心促使着丁香香言不由衷的出门将伞送到了瑞尼的手中。
老妈的桃花运 第5集
周末,儿子儿媳都回来看望丁香香,中午一家人正在吃着午饭,瑞尼突然闯了出来,声称是来送伞。敏感的姚荣从丁香香不自然的表情里,断定丁香香和瑞尼之间必有暧昧。丁香香去办公室找施和,碰上了朱局长和瑞尼,瑞尼的亲热殷勤,丁香香的尴尬紧张,朱局长一一看在眼里。康复后的鲁鹤年到丁香香家登门道谢,盛情难却之下留下一张小邮票。施和找瑞尼请教工作,瑞尼打亲情牌,望施和在自己母亲面前替他美言几句,不料施和不但拒绝了他的请求,还斩钉截铁地告诉他和丁香香绝不可能。就在姚荣以为升迁有望时,施和却告诉她瑞尼确实对自己母亲有意思,连朱局都知道了。姚荣叮嘱丈夫决不能让这件事情形成事实,否则,将会影响他的前程。
老妈的桃花运 第6集
瑞尼一直得不到丁香香的回应,索性进入楼道蹲守在了丁香香家的门口。马大宽赶到,看着无理取闹的瑞尼,带着两个干警杀了回来,尽管瑞尼向他们做了解释,但最终还是被两个干警将瑞尼带回了警局。马大宽做事欠考虑。一心想维护丁香香的利益,却不料将事情越闹越大。警局里两位干警本来在询问着有关事情的经过,觉得瑞尼虽然有些鲁莽,但从法律上并没有造成对他人的伤害,而且度数把握的极为精准,瑞尼留下的善意和感动却一直萦绕着两位干警。午饭十分马大宽被丁香香招来维修家里的下水,马大宽不失时机的用事实证明这个家最缺的就是一个男人。瑞尼又一次不请自到让马大宽深感不悦。马大宽已经意识到瑞尼就是他的情敌。
老妈的桃花运 第7集
鲁鹤年来丁香香家送哮喘药,正巧碰上马大宽。马大宽以丁香香丈夫的姿态告诉鲁贺年别瞎耽误功夫了。丁香香听出了马大宽的弦外之音,当面揭穿马大宽不是他的丈夫,在鲁贺年面前,马大宽丢了面子。瑞尼以像丁香香讨教剪纸的技巧为名,开始接近丁香香。一天,晨练结束后瑞尼来求教,俩人边走边讨论着,突然丁香香不慎崴了脚。瑞尼抱起丁香香,将其送往医院。当一家人闻讯赶到后,正好看到瑞尼在喂丁香香喝水。施祥的媳妇金小萍回家后开始吐槽婆婆。马大宽去看丁香香,不料正赶上瑞尼在此献殷勤。而鲁鹤年看到马大宽正在丁香香的病房决定换个时间再来,可是刚一回头却无意中碰上了研究所的退休干部李玉娟,慌鲁鹤年急中生智,谎称是来探望李处长的。
老妈的桃花运 第8集
姚荣和施和躺在床上,谈起瑞尼和丁香香的事情,姚荣觉得事态再发展下去一定会影响到施和的仕途,让施和有时间一定要去跟丁香香好好谈谈。施和回家看到瑞尼送的双拐,借机要丁香香和瑞尼断交,丁香香拒绝了他的要求。本来就被几个男人扰得心烦意乱的丁香香,现在竟然还遭到儿子的侮辱,一气之下将施和赶出门去。施和见无法说服母亲,又改从瑞尼下手,不料瑞尼的态度比丁香香还要坚决。丁香香再三思量其中的蹊跷,怀疑儿子是被马大宽教唆的。马大宽接到丁香香电话以为她想找自己和解,没想到,见面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骂,丁香香竟骂他教唆施和来侮辱自己,这番冤枉燃起了马大宽的怒火,负气离去,丁香香委屈得泪如雨下。
老妈的桃花运 第9集
鲁鹤年躺在床上,脑海里却不断地萦绕着丁香香的影子。几天来丁香香善良,温顺的感觉让这位学者总是挥之不去。鲁鹤年觉得,为何不将这次悲痛的遭遇转换成一种姻缘呢?他不停地在脑子里盘算着。瑞尼和马大宽两人不停的较劲将丁香香平静的生活彻底打破,本来就因为这两个男人相互之间的博弈已经让丁香香伤透了脑筋。可没想到的是,在此关头,鲁鹤年也向丁香香提出的同样的要求,丁香香既羞涩又无奈,她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在这把年纪遭遇如此尴尬的事。施和翘首以盼的处长任命有了眉目,可是让他始料不及的是,上级主管部门在宣布任命时,他却被不声不响的落选了。公示的三个人只有自己搁浅,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坐卧不安匪夷所思。
老妈的桃花运 第10集
丈夫升迁无缘无故地被拿下,妻子姚荣彻夜未眠,认定是婆婆和瑞尼的事情影响了丈夫的提拔。姚荣提醒施和尽快将婆婆和瑞尼的关系切断。施和不同意妻子的看法,总觉得母亲和瑞尼的事绝不是造成自己仕途搁浅的理由,凌兰也进入了自己的相亲峰会,一个叫梁程的优质男让她有了触电的感觉:颜值,身材,学历以及职业都是当今高富帅的标准,凌兰不假思索地将梁程介绍给了施如。可她没想到,梁程跟施如一见钟情,相见恨晚。面对这一结果,凌兰后悔了,沮丧和懊恼让她在痛苦中徘徊。马大宽为打败瑞尼,不惜重金,转天就给丁香香送了一台昂贵的轮椅。这突如其来的重礼让丁香香不知如何是好。
老妈的桃花运 第11集
面对外籍工程师瑞尼和老专家鲁贺年的挑战马大宽不甘心失败。他拿出自己一个月的退休金给丁香香买了一台轮椅车送到了丁家,却遭到了丁香香的反对。从来也不把鲁贺年放在眼里的李玉娟觉得上次生病住院鲁教授专程去探望实际上是向自己传递一种信号,向自己示好。瑞尼来中国以后,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想找到一位姓孙的女士,但仅凭一只手镯和一副画像想确认这个人的真实身份,这比登天还要难。恼羞成怒的凌兰不依不饶地缠着梁程要其给个说法,定力十足的梁程在处惊不变的情况下和颜悦色的拒绝了凌兰。马大宽在和瑞尼的叫板中始终处于下风,一天晨练结束后他将瑞尼拦住,二人争执不下,一场无法避免的爱情争夺战拉开了序幕。
老妈的桃花运 第12集
丁香香一大早就让马大宽和瑞尼堵在了屋里,马大宽决议要求丁香香当着他们两人的面做出二选一的抉择。丁无言以对万分难堪,她顺着马大宽的提议要求马大宽和瑞尼当面比试。经过两轮的文武对决马大宽败下阵来。晚上施和下班回家,姚荣眉头紧锁的和丈夫说起了早上在婆婆家里看到的情景。姚荣勒令丈夫尽快和婆婆摊牌以免此事影响到丈夫的升迁。施如因为凌兰的无端怀疑一直和她呕着气,凌兰无奈之下破费给施如送了一个心仪的品牌包,并声称她将退出对梁程的追求。施如发短信约梁程喝茶,放了梁程鸽子。丁香香将三个人约到了一家茶艺馆,想开诚布公的与他们说清楚。谁能料到,三个男人又一次唇枪舌战和自我标榜。
老妈的桃花运 第13集
众所周知,年轻人追求爱情凭的是感觉,梁程和施如周末二人约好去逛街,购物时梁程借故将施如支了出去,一口气将同品牌不同款式的三件衣服同时买下。凌兰看着施如每天上班都穿一件同一品牌但不重样的衣服觉得好奇,施如得意,凌兰不解,再三追问才知道原来是梁程送给施如的,凌兰追悔莫及。施和打电话请母亲给施光曦开家长会,丁香香满口应诺,谁知丁香香因为和瑞尼在一起忘了时间,此时的施和才真正意识到母亲和瑞尼的恋情已经到了忘我的境地。施和与母亲因瑞尼的事发生争执,施和语言生硬态度蛮横,丁香香无法接受儿子的行为又一次不欢而散。施如在母亲的情感问题上和自己的哥哥施和产生了极大的分歧,她发誓一定不会让母亲和幸福擦肩而过。
老妈的桃花运 第14集
丁香香从丈夫去世以后从未想过嫁人的事儿,可是女儿一番肺腑之言后丁香香开始纠结了。瑞尼一边追求着丁香香一边四处寻觅着自己的恩人,冥冥中瑞尼意识到这两个女人有着某种相似的个性。丁香香的理智,善良,隐忍和担当让他总是回想起四十多年前那位从未谋面的中国女人。施和阻止母亲恋爱的想法不被兄妹接受,但他还是不死心。一天他回到家中又一次和母亲提到瑞尼的事儿,丁香香明确告诉儿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母亲的固执让施和失去了耐心,两人再次发生争执,丁不接受儿子的观点,母子二人的关系到达了崩溃的边缘。李玉娟套出儿子有女友了,追问中李玉娟各种苛刻的标准让梁程觉得母亲又在政审犯人一样。
老妈的桃花运 第15集
正当施如和梁程进入热恋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施如前男友胡立峰出现。李玉娟个性的强势是由来已久的,自从她和鲁贺年交往以来,李始终掌控者二人的局面。一日,她送给鲁贺年两张电影票,想以此试探鲁对她的情感,不料电影开始了却不见鲁贺年的踪影。梁程借故把施如约到一家酒吧,二人闲聊中施如发现了烂醉如泥的胡立峰,施如误以为这是梁程给她设的局,施如将事情的前后经过如实的告诉了梁程。梁程施如误会解除。在梁程的安排下,李玉娟终于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未来儿媳妇,原本温馨和谐的气氛被李玉娟一通政审般的拷问搞得很煞风景。辛亏梁程及时岔开话题,否则施如将难以应付。
老妈的桃花运 第16集
受瑞尼的影响,马大宽也想给丁香香来点儿温柔浪漫的。这一天,他来到丁家做了几个拿手的好菜,餐间马大宽借着酒劲鼓足勇气当面向丁香香表达了自己的爱慕。可悲惨的是他遭到了丁香香的断然拒绝。被丁香香拒绝后的马大宽气不打一出来,他将瑞尼约到了一个饭店拼酒,双双进了医院。丁香香带着礼品来到马大宽家慰问马大宽。交谈中丁香香指责马大宽做事鲁莽,不计后果,伤人伤己。性格耿直的马大宽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观点,反而认为丁香香责备他,是在帮瑞尼说话。丁香香气急之下,含愤离去。施如躺在丁香香的床上,把瑞尼酒醒后的经过告诉了丁香香,让丁香香原本平静的内心泛起了一丝难以诉说的涟漪。
老妈的桃花运 第17集
瑞尼为了表达丁家人在住院期间对他照顾的谢意,在一个高档酒店请一家人吃饭。姚荣看着出手阔绰的瑞尼,开始转变原有的看法。马大宽始终觉得瑞尼是抢走丁香香的第三者,在对待丁香香爱情的话题上,他已经到了固持己见,失去理智的程度。他总是梦想着能说服瑞尼,让他按照先来后到的原则对待爱情。可近似癫狂的瑞尼根本听不进去马的理论。马大宽急了,他换了一种思维方式想借助道具来阐明自己的观点,可事情的最后结果却让所有人都觉得啼笑皆非。鲁鹤年虽然发现丁香香还有另外两个追求者,还是抑制不住对丁香香的感情。马大宽本来是想赚取丁香香的注意,却不料被刚刚加入到晨练团队的张工程师盯上了。
老妈的桃花运 第18集
经过一段考察施如认定了梁程,晚上回到家施如通知母亲。梁程如约而至,英俊帅气的外表和彬彬有礼通过了丁香香的审查。在老耿头的指示下马大宽的生活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自己似乎也能感觉到外形的变换拉近了他和瑞尼之间的差距,特别是在一些公众场合回头率的增加使他自己的自信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膨胀。施如来电,家里的煤气灶出了故障,马大宽闻讯后即刻前去,捯饬的像参加晚宴似的。他的反常举动引起了儿子和儿媳妇的怀疑。施如和梁程的恋爱让凌兰寂寞难耐,由于不慎,总是给自己接二连三的带来了麻烦。马博高烧不退急坏了马大宽一家人,检查的结果马博患上了白血病,这一消息像晴天霹雳一样,让马家人的天瞬间坍塌了。
老妈的桃花运 第19集
施和和丁香香为了瑞尼的事,母子之间产生了芥蒂,施和也因此很少回家。一日,施和无意中碰到了局里的郭书记,郭提醒施和要注意自己在局里的口碑。母亲的婚姻可以谈,但绝不要影响到儿子的仕途。施和着急之下又一次召集家庭会议,公然宣称就是母亲影响了自己升迁的事,因此他决定令母亲和瑞尼断交,这一鲁莽的行为彻底惹恼了丁香香和兄妹。马大宽为了给马博治病筹钱,他陷入了一种窘迫的生活状态之中,关键时刻丁香香与女儿商量要把家传的花瓶青花瓷当掉,给马博换取治病费用,此时的施如却和两位哥哥商量一下。马大宽找到老耿头说明来意,老耿头万分同情马的遭遇当即表示借给马大宽十万,不料老耿头和他老婆演了一出双簧。
老妈的桃花运 第20集
最终丁香香卖花瓶的打算被反对,改为众筹,每家出五千,以解马大宽的燃眉之急。一家人因为钱争执着,丁香香看出来了表面上是观点不同,实际上就是谁也不想出这份钱。尽管李玉娟刻板教条,不苟言笑,但聪明的施如投其所好的展开了一系列的攻势,让李玉娟觉得非常的温暖。凌兰意识到自己原来是个小三,她陷入了空前的纠结之中。面对马博的病情,面对马大宽萎靡的状态,丁香香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干扰,救马博就等于救马大宽,救马大宽就等于救了一家人。可是尽管自己费尽了周折,但是能够交到马大宽手里的钱依然是杯水车薪,瑞尼发现了丁香香情绪的变化,丁香香却将这些压力一个人担着,不肯说一个字。瑞尼误会了。
老妈的桃花运 第21集
走投无路的马文峰几近崩溃。不仅儿子重病,连累了父亲。苦思冥想之后,被逼到绝路上的马文峰终于想到了救儿子的唯一办法,他背着父亲决定卖肾,想以此保住儿子的性命。第二天一大早,马大宽收拾房间时无意中看到了昨晚马文峰丢进纸篓里的卖肾志愿书,马大宽顿时目瞪口呆。鲁鹤年高烧不退,独居生活,无人慰籍。幸好现在身边有一个知冷知热的李玉娟在侍奉他,让他顿时觉得一阵阵的酸楚和悲伤。进入深夜了,鲁鹤年看到李玉娟和衣陪伴自己不觉中潸然泪下。丁香香所有的日常生活被打乱了,眼下她像马家的女主人一样鞍前马后,四处奔波,和马大宽共同承载着这一突如其来的横祸。
老妈的桃花运 第22集
老耿头虽然没有借给马大宽钱,但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叫住马大宽为其支招,他让马大宽去古董市场碰碰运气,不料马大宽中了骗子的圈套。古玩被骗,筹款不灵,绝望的马大宽决定将自己仅有的房子卖掉,中介依然是个骗子。马大宽彻底绝望了。医院不停地催款,为了筹钱,施如遵照母亲的旨意将祖传的青花瓷瓶交给梁程让其当掉换钱,并将马叔家的困难告诉了他。几天后,梁程给施如送来十二万,实际上这是梁程将自己的钱先垫了进去。一天,瑞尼正好在丁家,恰巧这时儿子施祥来给母亲送钱,两个人的交流让瑞尼懵懵懂懂的意识到事情的端倪。
老妈的桃花运 第23集
马博的配型终于找到了,但是孩子的病情却每况愈下,医生催促要尽快手术,费用的问题又一次摆在了马大宽面前。马博转入无菌室后,丁香香及时将当掉花瓶的钱交到了朱莉的手中。朱莉看着手中救命的钱百感交集欲哭无泪。马大宽最终还是背着家人决定卖肾,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看到破败的环境和简陋的住处让马大宽心生恐惧,可是为了救马博眼下也只能铤而走险。为了让点点能够上重点中学,施和前去拜会校长,狡诈的校长摆出一副为难的架势勉强应诺,但再三强调不肯免除赞助费。马大宽失联了。丁香香闻讯后坐镇指挥派出若干人手四处寻觅却依然音讯全无。瑞尼多次找丁香香未果,此时的瑞尼意识到事情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老妈的桃花运 第24集
朱莉接到通知,一笔来源不明的五十万元巨款到账。丁香香觉得这可能是马大宽卖肾换来的钱,所有人惊呆了。失去理智的马文峰迅速拨通了胡梭的电话,对方却无人接听,好不容易电话通了,马文峰不但没有得到父亲的下落,反而遭到了胡梭的一顿痛骂。放下电话,胡梭立刻意识到马大宽是瞒着家人出来卖肾的,嘱咐手下严加看管。手术时间到了,马大宽被两个胡梭的马仔推进了手术室。尽管马大宽依然怀疑这家医院的能力,可是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改变这一局面了。梁程煞费苦心设计抓住胡梭,逼问马大宽的下落,并前往将马大宽救了出来。
老妈的桃花运 第25集
马大宽脱险了,马博的移植也成功了,在瑞尼追问下,丁香香才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让瑞尼感到最深刻的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居然是如此的高大且有担当。瑞尼是一家智障福利院的义工,在孩子们中间有一个叫朱朱的孩子和他的命运有着惊人的相似。马大宽发愁的是拿了钱却不知道恩人是谁。丁香香得知原来是儿子借着钱帮助马叔,她觉得有些对不住孩子。施和双喜临门,自己不但升格当了处长,而且还听说父亲的老宅拆迁在即。据不完全估计,施家的这个宅院光拆迁补偿费用就是大几百万。丁香香想听取儿女们关于如何处理拆迁老宅的意见,家庭会议不欢而散,丁香香也意识到老宅的拆迁可能是这个家将要面临的一道难关。
老妈的桃花运 第26集
为了缓解施祥和金小萍二人的矛盾,丁香香背着施祥来到金小萍的公司,将所有的罪过揽在自己身上。费尽了周折马文峰从红十字会那里得到信息,马博的手术费是一个外国人资助的。丁香香怀疑马博的钱是瑞尼付的,便借故来到瑞尼家询问,可是被瑞尼矢口否认。金小萍在丁香香的劝解下回了家,可刚到家就接到姚荣的电话要她配合自己劝婆婆要拆迁款补偿不要房子,金小萍这才知道有老宅拆迁这回事,待施祥下班回家,她找施祥兴师问罪竟然施祥也不知道。张工总是寻找机会给马大宽暗送秋波,马大宽也心领神会,只是心里还惦记着丁香香,不敢越雷池一步。施如判断这个钱应该和瑞尼有关系。在丁香香看来让瑞尼拿出钱是资助马大宽的孙子没有可能。
老妈的桃花运 第27集
瑞尼迎来了自追求丁香香以来在丁家的第一次正式饭局,他异常的重视。在场的人也都被瑞尼的真诚所打动了。午餐结束了,丁香香陪着张工出去办事,给施如和瑞尼留下了单独对话的空间,聪明的施如软磨硬泡外带威胁得知事情的真相。梁程不理解,为什么母亲李玉娟开始催自己赶紧结婚了,母亲是想将自己的婚事办完之后要和鲁教授偷偷闪婚。马家几经周折终于拿到了善款捐赠书,可是捐款人的署名:火腿丁。众人反复推敲无一解答正巧施如下班回家,施如当着大家的面证实这笔钱是瑞尼捐赠的。听到此话,丁香香马大宽一家人目瞪口呆。丁香香带着马大宽去瑞尼家致谢,瑞尼说反而他要感谢马大宽给了他这么一个让瑞尼的钱用在有意义的地方。
老妈的桃花运 第28集
马大宽被瑞尼对丁香香的真诚所感动,决定退出。丁香香决定接受瑞尼的感情。瑞尼抱着一捧玫瑰出现在丁香香家,丁香香母女俩留瑞尼一起过生日,当丁香香问及瑞尼的生日时,他突然情绪一落千丈,让母女俩莫名其妙。丁香香主动登门造访,才知道原来瑞尼是一个孤儿。瑞尼突然提出要和她照个结婚照,为了满足瑞尼的请求,丁香香精心打扮,按照约定的时间等候着瑞尼的到来,瑞尼没来。后来瑞尼赶到丁家,对自己的失约表达歉意。丁香香没有在意,隐忍内敛善良的丁香香用她自己的行为再次彰显了东方女人的魅力。姚荣见丁香香和瑞尼走得越来越近,生怕他俩结了婚,房子就变成了共同财产,又逼着施和快分家产,施和非常反感姚荣的这种论断。
老妈的桃花运 第29集
朱朱肠梗阻,瑞尼为了照顾孩子,只好在医院陪护,又一次爽约。为了迫使婆婆尽快将拆迁款分到各家手中,姚荣游说金小萍说服丁香香尽快将补偿款分发。凌兰为了她的感情又一次来到施如家求助,恰巧目睹了施如和梁程甜蜜温馨的嬉闹,看看闺蜜的现状不由得联想起自己眼下的遭遇,让凌兰痛苦万分。丁香香当面质问瑞尼为何爽约。瑞尼闪烁其词地检讨着自己的种种过失,却没有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丁香香。看着不依不饶的丁香香,无奈之下瑞尼只好将丁香香带到医院来见朱朱。丁香香和瑞尼终于在景色优美的公园里留下了两人的合影。金小萍在姚荣的蛊惑之下坚定了分钱的信念,回到家中他和丈夫施祥商量此事,遭到了施祥的断然拒绝。夫妻之间就这样渐行渐远。
老妈的桃花运 第30集
施和和姚荣因为拆迁款分配不欢而散。姚荣为了拉拢金小萍同自己一起说服婆婆分钱,煞费苦心不择手段,一时间丁家因为老宅的拆迁款闹的沸沸扬扬,金小萍也因此和施祥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施祥的女儿点点心里总是觉得奶奶偏心。周日兄弟两家人回来看母亲,午饭时,丁香香将一个仅有的鱼头给了孙子施光曦,点点见此一脸不悦,两个孩子因为一个鱼头争执了起来,金小萍指桑骂槐地训斥着点点,不明就里的点点当着众人将平时母亲对丁家人的看法抖露出来,孩子的话像点着了的炮仗,两个媳妇顿时掐了起来,矛盾逐步升级,由指责和谩骂上升到老宅拆迁款的分配上。情急之下施和失手打了姚荣,此时此刻一场由孩子吃饭引爆的分钱愈演愈烈。
老妈的桃花运 第31集
几天来丁香香萦绕在家庭的矛盾之中,她既委屈又无助,施如见母亲忧郁寡欢,贴心的安慰道。此时的丁香香想起了丈夫施玉龙曾经告诫过她的一句遗言,这个家关键时刻你的闺女一定会站出来维护你的利益。为了掌控丁香香老宅的拆迁款,姚荣已经开始不择手段,她趁丈夫和儿子熟睡时偷偷地将丁香香的银行卡拿走了。来到银行将五百一十万的银行卡密码修改了。连续几天丁香香沉浸在分崩离析错综复杂的家庭矛盾中,分钱对她来说是小事,她只在乎这样下去这两个家庭难以幸福。经过几天激烈的思想斗争,丁香香依然决定把钱分给大家以免后患。这一天她独自来到银行,可是营业员却告诉她银行卡的密码不对,钱没有取出来。
老妈的桃花运 第32集
施和再三追问,姚荣终于承认密码是她改的。受丁香香的影响,张工想趁热打铁一举拿下马大宽。马大宽当着丁香香的面拿出张工送给他的剃须刀以示炫耀,丁香香无动于衷。鲁鹤年终于和李玉娟确立了关系,两个人也第一次来到公园漫步,享受着相恋的温暖。周末是丁香香家法定的家人团聚日,每逢周末孩子们再忙也会回来看望自己的母亲,自从上次一家人因为分钱的事儿闹了不愉快之后,连续两周周末孩子们都没有回来。瑞尼不知道这是孩子们一种无声的抗议,为了让丁香香开心,瑞尼亲自下厨,两个人过起了二人世界。为帮助丁香香,瑞尼分别给了姚荣和金小萍两张卡。
老妈的桃花运 第33集
张工和马大宽恋情正朝着自己预定的目标推进着,两个人每天练剑,感情随之也不断升温。周末,姚荣和金小萍一前一后来回到丁香香的家两个人的表现让丁香香感到了反常,两个儿媳妇的表现让丁香香不仅诧异而且匪夷所思,点点也借这个机会偷偷地告诉了奶奶,爸妈已经提出离婚,眼下已经分居了。瑞尼两天后拿着另一张卡来到施如的公司,施如得知姚荣和金小萍背着丁香香接受了瑞尼的馈赠。丁香香当即决定,两个媳妇必须将卡当面退回,并及时道歉,否则永远不允许她们登施家的门。施和姚荣回到自己的家,借着刚才母亲的话题,施和继续训斥着姚荣的贪得无厌。施和打算重新考虑自己的婚姻。
老妈的桃花运 第34集
施和怀着一种忐忑的心情试探性地告诉妻子,因为情况紧急自己擅自拿了家里的二十万,勉强蒙混过关。丁香香召集大家又一次召开家庭会议,决定把钱分给大家,争执的气氛此起彼伏,关键时刻施如开口决定的时间的导向。尽管大家决定暂时不分补偿款,但是丁香香生怕自己的两个儿子受气,还是背着女儿把钱分成三份,准备给大家分了。施和告诉母亲,钱不能分,分了钱这个家就散了,丁香香听了儿子的话觉得有道理,她决定不分也行,她会给孩子们留着。朱局在施和的办公室正商量着工作,姚荣急匆匆地赶来,一进门看到朱局在场让她不由得想起来上次被他借走的二十万。朱局主动配合施和演了一次双簧。
老妈的桃花运 第35集
姚荣本来是想着用施和的请柬去参加中外专家联谊会想蹭点纪念品,正赶上主持人邱丽斯和瑞尼亲热地拍照姚荣偷偷地用手机将他们拍了下来找丁香香告状。接下来的几天,丁香香有意的冷落瑞尼,瑞尼开始没有意识到,可是最终还是感觉到丁香香的态度发生了变化。瑞尼百思不解,又一次将施如约了出来,正是施如的解答瑞尼才知道,原来是联谊会上那个叫邱丽斯的女人惹的祸。金小萍再次屈尊放下身价来到施祥的办公室祈求丈夫回家,可是施祥却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不肯接受金小萍的忏悔。为了挽救自己的情感,她逼着施祥说出理由,施祥告诉妻子,要想保住婚姻必须当面给母亲道歉。
老妈的桃花运 第36集
周末,丁家聚会,金小萍当着全家人的面给丁香香道歉,姚荣随即也跟着大嫂站起来一同道歉。一家人终于其乐融融。瑞尼专程约丁香香在饭店吃饭,为的是解开邱丽斯和他合影这件事的误会,看着虔诚无比的瑞尼,丁香香原谅了对方。梁程和施如在一家酒窖举着酒杯在此盟定了终身。不料李玉娟的电话打了过来,反对亲事。梁程与母亲理论,李玉娟说要么接受儿媳妇但绝不认可丁香香和瑞尼之间的情感,要么接受丁香香和瑞尼的情感,儿子的婚姻重新考虑。梁程既纠结又为难,不知如何面对自己的爱人施如。眼看丁香香和瑞尼的婚事进入议事日程,一天晚上,一个叫玫子的姑娘抱住瑞尼亲吻,并侮辱了丁香香。
老妈的桃花运 第37集
知道丁香香生气了,瑞尼找丁香香解释关于玫子的事。为了让玫子彻底死心,瑞尼带着玫子来到丁家,想证实他和丁香香之间的关系。三个人一见面瑞尼还没有开口,两个人就吵了起来,丁香香发怒了,她声嘶力竭地向玫子和瑞尼发出了逐客令。李玉娟的固执影响了儿子和施如的情感,鲁鹤年极力阻挠着李玉娟的行为,却遭到了李玉娟的训斥。原本已经被玫子搞得焦头烂额的丁香香又莫名其妙的遭到了李玉娟的一番羞辱,无异于雪上加霜。左右为难的梁程在施如的一再追问之下说出了实情,施如明确表态,自己宁肯失去梁程也要成全母亲的幸福。
老妈的桃花运 第38集
丁香香深夜不归。瑞尼来到丁香香家,施如才意识到母亲是由于瑞尼离家出走。瑞尼埋怨施如为什么此事没有通知他,施如却想知道母亲为何会离家出走,瑞尼来不及解释急匆匆地离开丁家去寻找丁香香的下落。李玉娟想不到自己去找丁香香摊牌的事让儿子如此责备,更没想到一向儒弱的鲁鹤年也站出来力挺梁程。玫子变本加厉地胡闹,甚至当着施如施祥缠着瑞尼结婚,瑞尼找施如施祥解释有关玫子的情况。李玉娟不解为何鲁鹤年会站出来维护丁香香的利益,对鲁鹤年和丁香香的关系产生了怀疑。鲁鹤年告诉她,丁香香是他的救命恩人。听了鲁鹤年的话,李玉娟才意识到自己想歪了。
老妈的桃花运 第39集
梁程在母亲和施如之间难以选择陷入了纠结。丁香香已经离家出走几天了,是死是活音讯全无,急得鲁鹤年团团转。似乎梁程也意识到了此事的危险,梁程借机给母亲施加压力。李玉娟才意识到鲁教授为了及时阻止事态的蔓延,开始极力地寻找丁香香,冷静之后的李玉娟终于坐不住了,竟然主动打电话询问儿子丁香香的情况。鲁鹤年一边帮着施如寻找着丁香香,一边苦口婆心游说着固执起见的李玉娟,李玉娟反感亲家丁香香的这桩婚事是由于此事碰到了她的痛处,因为当年在梁程三岁的时候,梁程的父亲就是被一个日本娘们儿搅局后婚姻才解体的。因此,在李玉娟的心目中,只要是外国人和中国人产生恋情她就有一种天然的屏障和抵触。
老妈的桃花运 第40集
玫子被施如的人格魅力所打动,玫子决定放弃瑞尼,但希望拜施如为姐姐。鲁鹤年生怕李玉娟的固执将两个年轻人分开,鲁将施如约出来面谈,鲁表示让施如平静下来等待时机。谈话间鲁鹤年得知丁香香有了下落,鲁坚信好事多磨,两个年轻人一定会有一个美满的结果。经过瑞尼的配合,丁香香极不情愿地被女儿带了回来。张工彻底失望了,马大宽再次登门,张工不见。知道张工软肋的马大宽哄了半天干脆在楼道里跳起了小苹果,张工生怕此事惊扰邻居,无奈之下把门打开。对待张工的手段,马大宽终于屡试不爽,马大宽进屋后又是一阵幽默的话语把张工逗的顷刻间烟消雾散。
老妈的桃花运 第41集
玫子决定返回澳大利亚,临行前玫子给丁香香致歉。张工和马大宽已经进入谈婚论嫁的程度。李玉娟干涉丁香香婚事的做法遭到了儿子和鲁鹤年的强烈抵抗。优美的环境,诱人的气氛,触发着马大宽的荷尔蒙,马提出借此机会向张工求婚,张工却逼着马大宽非要签署婚姻保证书。尽管苛刻的条件和霸道的条款让马大宽望而生畏。丁香香和瑞尼的情感经过百转千回后二人又言归于好。为了答谢对瑞尼的谢意,马大宽宴请丁香香和瑞尼一家人前来赴宴。马首先表达了瑞尼在救助马博时所作出的惊人之举表达谢意后,立刻话锋一转他又逼着瑞尼借此机会向丁香香求婚,瑞尼用高亢的声音和真挚的情感当着全家孩子们的面向丁香香表达了爱慕之情。
老妈的桃花运 第42集
瑞尼说要回澳洲,暂时不能结婚。众人不解,瑞尼也不解释。在飞机场,不远处丁香香在施如的陪伴下躲在角落不舍地看着瑞尼离开的身影。十天以后,丁香香接到瑞尼的来信,信中瑞尼坦诚地将这次回到澳大利亚的理由真实地告诉了丁香香。他说自己积蓄已空,为了自己和丁香香以后的生活他要回国赚钱,攒够了钱就回到中国永远留下来陪丁香香。瑞尼走了,丁香香接替瑞尼每天像上班一样去残障福利院照顾着弃婴朱朱。两年过去了,瑞尼归来。幽静的公园里,瑞尼和丁香香在一个廊櫈上坐着,瑞尼说:"我有个打算,我想投资拍一部电视剧。"丁香香问:"什么题材?"瑞尼说:"老妈的桃花运。"瑞尼说完后,两个人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