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名相陈廷敬 更新至22集

主演:
陶泽如朱宏嘉曹力
导演:
雷献禾
类型:
电视剧 历史古装
地区:
内地
年份:
2018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1集
本集主要内容: 康熙二十三年,大清王朝在康熙的铁腕统治下,出现了盛世景象,可是首辅索额图和中堂明珠明争暗斗,朝堂之上暗流涌动,有一场惊天风暴正在悄悄酝酿。江宁遭遇大灾,康熙命令监察御史郭秀前去赈灾,不料却被索额图派人砍伤,他跳江才侥幸逃生,随行官员达都奏报朝廷,郭秀染上瘟疫而死。(《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1集)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2集
本集主要内容:王新命请陈廷敬到自己的别院,还摆出一副两袖清风的架势,陈廷敬无意中发现他家摆着价值连城的瓷瓶,就不动声色向他了解霉米换新米的真相。陈廷敬开棺验尸,当场揭穿汤宾用霉米换好米的铁证,可他绝不认错。(《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2集)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3集
本集主要内容:汤宾之死引发了朝堂的争议,康熙下旨免除陈廷敬的职务,宣陈廷敬回京。陈廷敬之女采薇因为担心父亲,向明珠之子容若求助,陈廷敬夫妇试图阻止采薇和容若之间的情缘。明珠私下来见陈廷敬,提出交易,陈廷敬拒绝。(《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3集)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4集
本集主要内容:郭秀带汤福慧来和陈廷敬汇合,汤福慧误以为陈廷敬是害死她父亲的贪官,陈廷敬向她讲明真相,汤福慧得知郭秀还活着,就说出父亲临终前的遗言,汤宾千叮咛万嘱咐她一定要好好祭拜郭秀的灵位,陈廷敬断定此中必有玄机,就让汤福慧带路回家找灵牌。(《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4集)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5集
康熙收到了河道总督靳辅的奏折,要求朝廷拨款赈灾,康熙愁国库无银,明珠带来了一个消息,王新命愿把家产捐给国库,为康熙解决燃眉之急。康熙饶王新命不死,将王新命贬到西北。明珠约陈廷敬喝茶,把帐册送给了陈廷敬,表示愿意助陈廷敬打击索额图,希望与陈廷敬结党。陈廷敬收下了帐册,但是拒绝了结党。陈廷敬把帐册交给康熙,希望康熙能够处罚心裕。索额图和心裕搬出太皇太后说情,康熙看在索额图兄弟以往的功劳份上,赦免了心裕,索额图兄弟感激涕零。陈廷敬在和郭秀商议如何扳倒心裕,索额图来到都察院,表示皇上已将江宁一案移交给内阁定案,让陈廷敬别再插手。陈廷敬去求见康熙,康熙拒绝相见。陈廷敬失望。索府庆贺心裕脱罪,明珠失落。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6集
索额图交代户部尚书额纳图,管好宝泉局,不要让人抓到把柄。明珠把铜钱交给康熙,表示如今民间铜钱短缺影响民生。康熙让陈廷敬好好地去查宝泉局制钱一事。额纳图交代宝泉局苏裕泰,表面上要好好配合陈廷敬,只要有他在,陈廷敬什么也查不出来。陈廷敬和郭秀巡视宝泉局,什么漏洞都没有,陈廷敬怀疑为宝泉局买铜的皇商孙怀义有问题,让郭秀暗查孙怀义。宝泉局把新制的钱送去都察院给陈廷敬检查,表示按规定陈廷敬可以把这些钱留下。陈廷敬把钱送还宝泉局,训斥了苏裕泰等人。郭秀查到孙怀义有问题,陈廷敬决定设计套孙怀义的底细,苦于找不到合适的人选。陈廷敬四弟陈廷愫来京做生意,顺便来探望陈廷敬一家,陈廷敬有了主意。索额图和心裕发现陈廷愫来京,决定利用陈廷愫对付陈廷敬。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7集
陈壮履让福慧帮忙先瞒着父亲,自己去通州打探消息,得知陈廷愫已经在口供上按了手印,大吃一惊。口供其实是心裕伪造的。为免此事拖累父亲,陈壮履私下向容若求救,容若瞒着陈廷敬,帮壮履救出了陈廷愫。明珠约见陈廷敬,表示只要陈廷敬和自己结党,便出手帮陈廷愫洗清罪名。陈廷敬这才得知陈廷愫之案,大吃一惊,拒绝了明珠的拉拢。回到府中,陈廷敬训斥壮履不该瞒着自己向容若求助。康熙召见陈廷敬,问营救逆党一事是否陈廷敬所为。陈廷敬为了掩护容若,承认是自己所为。康熙愤怒,让陈廷敬回家"养病",宝泉局一案被迫停滞。郭秀闯宫,面见康熙,为陈廷敬喊冤,康熙让郭秀去私下查明逆党一案的真相。容若得知陈廷敬蒙冤,主动找到心裕投案自首,表示营救陈廷愫是自己所为。索额图将容若涉案一事禀报给康熙,透露明珠与陈廷敬在暗中筹划联姻,康熙对陈廷敬起了猜疑。明珠夫人求明珠救救容若,明珠无奈出手。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8集
明珠来到茶馆外,索额图现身拦住了明珠,原来索额图已经洞悉一切。明珠放弃了额纳图,离开了。索额图进入茶馆见到额纳图,恩威并施,额纳图无路可走,重新回到了索额图门下,承担了一切罪名。宝泉局案结案,索额图成功脱身。康熙怀疑索额图涉案,太皇太后出面敲打索额图兄弟,让他们收敛。康熙下旨严惩了额纳图,并申斥了大臣们。陈廷敬好友张汧升官离京,将儿子张宸英托付给陈府,宸英与壮履形影不离。汤福慧追问仇人的消息,陈壮履推脱隐瞒。陈壮履和张宸英私下谈论,汤福慧的仇人是明珠,他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福慧。福慧偷听到二人谈话,得知真相,留书出走,离开了陈府,陈家人忧心寻找,没有找到福慧下落。康熙下旨为容若赐婚官氏,容若意欲抗婚,明珠指责容若此举会让纳兰氏满门抄斩,容若无奈,只能接受现实。张宸英帮助采薇与容若相见,容若故意拒绝了采薇,二人诀别。容若死心成婚。新婚之日,陈廷敬去明珠府祝贺,开导容若。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9集
顺天乡试考期将至,陈壮履打起精神,和张宸英一起去考试。发榜当日,张宸英意外落榜,陈壮履名次很靠后,两人都很意外。两人失意而归。落榜的士子们大闹贡院,声称顺天乡试有舞弊,九门提督麻勒吉派兵镇压,混乱中杀了几名士子。事情闹大,传到了朝堂上,康熙怒斥麻勒吉,下旨让陈廷敬彻查乡试案,看是否真得有舞弊现象。明珠推举了内阁学士徐乾学和陈廷敬一同办案。陈廷敬带着郭秀去查案,发现士子们又在游行闹事。陈壮履和张宸英也在其中为同窗助威。陈廷敬让陈壮履召集落榜士子问话,得知今科解元丁大治有舞弊嫌疑。郭秀去试探丁大治,让赵铁暗中盯着丁大治的动静。陈廷敬和徐乾学召集考官宁布海等人问话。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10集
壮履和张宸英从同窗周承那里得知,外面都在传徐乾学包庇儿子徐树屏作弊。济善坚决否认自己曾指使丁三卖考题,让陈廷敬拿证据说话。索额图和心裕查出是明珠派人烧墨卷房,嫁祸给他们。陈壮履告诉陈廷敬,徐乾学的儿子徐树屏也是靠作弊考中的。丁三的妻子刘氏来到都察院投案,差点被心裕的人灭口,郭秀及时救了刘氏。刘氏面见陈廷敬,为夫喊冤,表示丁三被济善灭口了,因为丁三手中有济善卖考题的证据。刘氏把证据交给了陈廷敬。心裕决定放弃保济善。陈廷敬审问济善,拿出证据,济善承认自己卖考题,但是否认烧墨卷房一事。陈廷敬怀疑涉案的另有其人,让郭秀去暗查徐树屏。陈廷敬去拜访卧病的王振业,怀疑王振业涉案。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11集
王振业承认一切都是自己与济善合谋的,背后没有别人。陈廷敬发现王振业和济善口供的细节对不上,怀疑中间另有隐情。徐乾学审问八喜有了结果,八喜承认是自己勾结济善和王振业出卖考题。索额图指示心裕,乡试一案一定要尽快结案,不能再让陈廷敬往下挖了。心裕让索额图放心,表示一切已经安排妥当。陈廷敬发现了案情的更多疑点,怀疑徐乾学审问八喜的结果有问题,让郭秀重新审问八喜。郭秀发现八喜是被徐乾学屈打成招的,已经昏迷不醒。徐乾学催促陈廷敬尽快结案,陈廷敬不肯,认为案子还有隐情。士子们哗变,联名请朝廷早日公布乡试案的结果。徐乾学以此向陈廷敬施压,催促陈廷敬早日结案。康熙帮陈廷敬争取时间,让陈廷敬早日查出真相。王振业受到幕后人物的指使,向陈廷敬招供,表示指使自己舞弊的人是礼部侍郎宁布海。陈廷敬开始审问宁布海。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12集
明珠得知徐乾学去索府求救被拒一事,认为自己该出手了,前往燕归堂密会大学士余国柱。一直跟踪明珠的汤福慧发现了燕归堂这个突破口,乔装成落难哑女,被燕归堂老板燕姐收容。明珠让余国柱出面,弹劾陈廷敬和徐乾学帮助儿子科场舞弊,请求康熙严惩。康熙召见陈廷敬,陈廷敬表示自己并没有助子作弊,应该是有人故意陷害他以阻挠他查科场案真相。康熙下旨暂停乡试案,决定亲自考试徐树屏和陈壮履。郭秀来见陈廷敬,表示壮履作弊一事可能是索额图设计的。索额图认为明珠想借余国柱之手将索党一网打尽,康熙则欲借此机会打压八旗亲贵。徐乾学担心徐树屏,来向明珠求情,明珠拒绝。御前考试前夕,周承来安慰壮履,带壮履去喝酒,灌醉了壮履。壮履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一家妓院内,已经误了入宫考试的时辰,意识到自己中了周承的圈套。陈壮履御前考试迟到,索额图要求康熙治他的罪。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13集
陈壮履说自己是在石佛胡同中了周承的圈套。陈廷敬命郭秀把周承提到都察院审问,周承声称是陈壮履主动召妓的,陈壮履平日就常去那家妓院。陈廷敬让郭秀去查妓院,妓女作证陈壮履是她们的常客,并拿出陈壮履的国子监出入牌为证据。陈廷敬将陈壮履打入大牢。采薇和宸英跑到都察院来求见陈廷敬,想要入监探望壮履。陈廷敬拒绝。康熙表示可以特赦陈壮履,陈廷敬不愿开此特例,采薇等人怨恨陈廷敬冷酷无情。郭秀查到周承之父与心裕有往来。康熙把梁九功的供词给了陈廷敬,密示陈廷敬此案不必顾忌。陈廷敬带人去索府抓走了心裕。索额图去找康熙为心裕求情。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14集
陈廷敬宣布顺天乡试舞弊案结案,陈壮履,徐树屏等作弊考生被革去功名,发配宁古塔。陈壮履对陈廷敬心灰意冷。王夫人和采薇得知陈廷敬将陈壮履发配宁古塔,不能接受。王夫人要陈廷敬赐她一纸休书,她也要随壮履去宁古塔。王夫人为儿子伤心落泪,为陈廷敬不救儿子而悲愤。张宸英也来为壮履求情。陈廷敬进退两难,心痛挣扎。郭秀被擢升,群臣恭贺,索额图讽刺陈廷敬舍弃自家骨肉给徒弟换了荣华富贵,陈廷敬更是心如刀割。郭秀看着不忍心。王夫人带着采薇和张宸英去狱中探望壮履,壮履对父亲心灰意冷。王夫人让壮履在被流放之前给她抄一部佛经,给她留个念想。陈廷敬其实也非常思念壮履,但他坚守原则,不肯去看望壮履。皇贵妃生病,众命妇侍疾,送上各色礼物。王夫人送上的是壮履所抄的佛经,触怒皇贵妃。王夫人在殿外跪着磕头,求皇贵妃留下佛经。皇贵妃知道她的用意,想借她的东风吹动皇上。皇贵妃曾失去一女,感念王夫人爱子之心,决定成全她。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15集
汤福慧在燕归堂假装哑巴,以丫头的身份留下来仔细观察着他们。康熙命陈廷敬监修明史,却因为史官坚持真相而触犯了康熙的忌讳,陈廷敬挺身而出保护史官,令康熙失望。明珠趁机向康熙举荐徐乾学。康熙不许陈廷敬修史,改用徐乾学为明史的总裁官,令陈廷敬失望。徐乾学不顾史实,一味迎合康熙喜好,逼众史官按他的指点编书。陈廷敬暗中帮助史官出版了被删除的史料,埋下祸根。康熙借春节赐字敲打陈廷敬,要他明白自己的身份,陈廷敬更觉灰心。明珠趁拉拢陈廷敬,被陈廷敬拒绝。康熙重念旧情,召见索额图兄弟,索额图诋毁陈廷敬与明珠暗通有无,康熙对陈廷敬不放心,命索额图调查。云南昆明县,马守备和主簿冯仲宣发现云南巡抚王继文私扣军饷,马守备愤而带领士兵哗变。王继文命下属张鲁血腥镇压。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16集
帐册落入索额图手中,索额图把帐册交给康熙,康熙震怒。康熙召明珠来试探,明珠大惊,赶紧把自己与王继文撇清,并故意推荐陈廷敬来查云南一案。明珠其实早已看穿康熙的心思,知道他属意陈廷敬,故意引发康熙对陈廷敬的猜忌。康熙任命陈廷敬为钦差,去云南查王继文案。康熙命令索额图将冯仲宣和帐册交给陈廷敬助他查案,同时下旨让索额图暗查在王继文案中明珠和陈廷敬是否勾结。陈廷敬审问冯仲宣,得知王继文仗着是明珠妹婿在云南一手遮天。明珠来造访陈廷敬,把康熙让索额图暗查他的消息告诉陈廷敬。陈廷敬知道康熙已不再信任自己,深受打击。陈廷敬离家赴云南,家人担心,王夫人命忠仆榆钱跟随他。纳兰容若在城外追上陈廷敬,托陈廷敬给姑姑纳兰明月带一封信,他在信中拜托姑姑帮助陈廷敬。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17集
陈廷敬等人在贵州遇到乔装成山匪的张鲁手下追杀,逃入山林。张鲁手下不熟地形,不敢冒进。陈廷敬更加肯定这些人不是山匪,而是冲着他来的。云贵总督蔡亦荣得知了王继文派人暗杀陈廷敬的事,大吃一惊,猜透了他打算嫁祸自己。蔡亦荣命手下周千总改扮成山民,前去营救陈廷敬,务必把他活着送出贵州,撇清自己。陈廷敬等人正在浴血突围时,周千总带人化妆成平民赶到解围,送陈廷敬等人下山。郭秀建议向蔡亦荣借兵,陈廷敬摇头。他已经猜到了刚才救他们的平民是蔡亦荣派来的,也猜到蔡亦荣只想置身事外。陈廷敬抵达昆明,王继文率人迎接,将陈廷敬等人软禁起来。陈廷敬想借容若的书信求助纳兰夫人,却发现她行为异样。王继文陪伴陈廷敬调查案情,没有任何证据,涉案人马彪也在牢中猝死。王继文伪造证据,称所谓贪污军饷一事是冯仲宣因私怨报复他,逼迫陈廷敬对冯仲宣用刑。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18集
忠武营孟义等人挟持陈廷敬到了碧鸡山,误会他是王继文的同党,要杀陈廷敬。陈廷敬说服他们追随自己查清王继文的罪名。王继文想借孟义之手杀死陈廷敬,于是强攻碧鸡山。王继文收到余国柱的来信,让他谨慎,他不肯听信,撕毁了信件。孟义等人被陈廷敬说服,保护着陈廷敬暂时隐藏在碧鸡山。王继文声称孟义等人是吴三桂余党,劫持钦差,传书蔡亦荣,让他来一起"平乱"。蔡亦荣带着人马来到云南,和王继文的人马一起搜山营救陈廷敬。王继文命张鲁带人伪装成叛军,趁乱杀陈廷敬。陈廷敬失踪,留下血衣。蔡亦荣发现王继文杀死了陈廷敬,王继文胁迫蔡亦荣自己一起署名上奏,声称陈廷敬殉职。王继文逼郭秀结军饷案。明珠得到陈廷敬死讯,瞒着容若。皇上收到陈廷敬死讯,怀念老师,格外伤感。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19集
陈府得到消息,陈廷敬家人格外伤心,王夫人接到陈廷敬遗物,晕了过去,山西陈府接到张宸英报信,得知陈廷敬死讯,震惊不已,陈壮履悔恨自己太任性,罔顾父亲的想法,陈忘机和陈廷愫亲赴云南寻找陈廷敬尸骨,壮履得知采薇与王夫人状况后,决定和张宸英一同回京支撑家事。容若在诗会上意外得知陈廷敬身亡的消息,以为是明珠下手,大受刺激,吐血倒下,引恨而亡。明珠伤痛儿子之死。康熙觉得陈廷敬死因有疑,命佛伦任钦差,去云南再查,却不知佛伦表面上公正,暗中早已是明珠的人。汤福慧以琴艺吸引了明珠,被指名以后都来弹琴给他听。明珠遣退汤福慧,交待佛伦坐实叛军杀死陈廷敬一事,为王继文开脱。王继文仍在寻找陈廷敬尸身,其实陈廷敬没有死,只是身受重伤。榆钱为了掩护陈廷敬,被张鲁杀死。张鲁谎称陈廷敬是要犯,全境通缉。陈廷敬在孟义等人的保护下藏身昆明城外尼庵,一群官兵追到,踢倒阻拦的安嬷嬷。无念出来保护安嬷嬷,却被官兵调戏,张鲁出来阻止了官兵,带着他们退走。无念喝破孟念等人的行踪,孟义求无念收留,无念准他们留几日,等陈廷敬醒来就要离开。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20集
陈廷敬兄弟重逢,陈忘机分析利弊,陈廷敬猜测新认钦差已在路上,若与王继文合谋,云南一案永远昭天一日。陈廷敬将自己写的密折交给陈廷愫,要他们务必在新的钦差到达之前送出云南。无念突然一改之前的态度,怒斥陈廷敬图谋自己家族,将他们赶出了静慈庵。王继文就带人包围静慈庵,然而陈廷敬等人早已经无念的驱赶下离开。陈廷敬猜出无念有危险,骂他离开是为了救他,立刻让忠武营官兵去救无念。王继文威逼无念不成,杀死安嬷嬷,危急之际孟义等人救了无念逃跑。陈廷敬躲在山村中,被村中老举子认出,主动帮他躲藏。陈廷敬暂时无恙,陈廷愫带着密折回到京城,交给了索额图,索额图将密折交给了康熙,康熙将弗伦诏回。陈府众人听说陈廷敬没死,都很高兴,而明珠却在听说这个消息后崩溃。朱礼芳出面将蔡亦荣引来村中见陈廷敬,而王继文却在此时出现,陈廷敬说服了蔡亦荣出面保护他,三人互博,最终蔡亦荣选择了帮助陈廷敬。在村民们的帮助下,蔡亦荣从王继文手中带走陈廷敬。王继关押郭秀,文杀死了冯仲宣。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21集
王继文被压解回京,云南百姓夹道恭送陈廷敬。明珠欲救王继文,赵柳堂却劝明珠提早上岸,放弃王继文。徐乾学为了儿子徐树屏向明珠求救,却遭明珠拒绝,徐乾学怀恨在心。陈廷敬带伤觐见康熙晕倒,陈廷敬再提辞官,康熙却后悔派陈廷敬去云南,还怀疑陈廷敬的忠诚,欲与陈廷敬重续君臣情谊,没有允准陈廷敬辞官。陈家一家团圆,陈壮履决定再次参加科举,陈廷敬十分高兴,陈廷愫离开京城。陈廷敬祭拜纳兰性德,偶遇明珠,明珠说出与陈廷敬誓不两立的话。赵柳堂找王继文封口,明珠利用无念写义绝书状告王继文,借机在朝堂中树立早与王继文誓不两立的态度,想办法脱身。朝会上,郭秀明参劾明珠,在索额图的授意下,满朝文武共同保明珠,引发康熙对明珠的猜忌,明珠却趁机借丧子之痛为理由,告罪辞官康熙对明珠心有不忍,驳回了明珠的辞呈。明珠极力向康熙表忠心,大义灭亲主动要求亲自主审王继文。王继文最终在明珠手上被定罪问斩。徐乾学故意在康熙面前透露了群臣给明珠起的外号"明相国",引起康熙警觉。
一代名相陈廷敬 第22集
陈廷敬阻止康熙征税,向他献计,用漕粮代工赈,康熙趁机将陈廷敬调任为工部尚书,为了百姓,陈廷敬选择了留下。陈廷敬离开都察院,到工部任职,陈廷敬到任后细心盘查,委派了工部主事黄敬思前往河工监督工程。陈壮履和张宸英都考中进士,陈廷敬高兴,教他们为官之道。陈壮履点庶吉士,康熙高兴之余,留陈壮履在御前行走,要给他大好前程。张宸英回湖北侍疾,陈廷敬索性将采薇和张宸英的婚事办了,让两人一起回了湖北。黄河再次决堤,康熙震怒,朝臣讨论天灾还是人祸。康熙命钦天监监正严松龄算出是不是天灾。严松龄做出了天灾的结论,康熙也令户部加紧调拨银子往高邮赈灾,陈廷敬怀疑天灾之说,寻问陈忘机,但陈忘机的解释却让他更加怀疑。崔维雅曾是吴三桂的降臣,有治河之才,曾因骂康熙被革职永不录用,他找上郭秀帮忙送一份治河方略给康熙,郭秀请来陈廷敬,陈廷敬再三试探,发现崔维雅骂靳辅胡乱治河并不是说谎,他犹疑参半,最终还是决定将崔维雅的结论上报康熙。
评论加载中...